首页| 新闻| 经济| 科教| 社会| 视频| 图片| 言论|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专题| 明白纸| 领导活动| 图说天下| 农技推广

湖南省推进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试点工作

2018-03-30 08:18|作者:|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分享到:

  本报记者杨娟 张振中

  春耕前夕,虽然农药包装废弃物已很难见到,但湖南省新化县水车镇锡溪村村民邹旭初还是到田间地头逐一巡检。从“随手扔”到“专人捡”,这样的变化源于湖南省2017年启动的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试点工作。2017年3月底,湖南各选择一个有代表性的山区、平原、丘陵区域,分别在新化、君山、嘉禾3个县(区)启动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试点工作。如今,在试点县(区)的试点乡镇,农药包装废弃物都有了专门的“家”,并得到科学合理的处置,因农药包装废弃物造成的农业面源污染状况得到明显改善。

  “扔”出大麻烦:田土上负荷千吨农药包装废弃物

  要么随手一扔任其“自生自灭”,要么与生活垃圾混合一并焚烧,这是湖南农民对农药包装废弃物处理的传统方式。据统计,湖南省年使用农药超过5.2万吨,农药包装废弃物超过1000吨,农药包装数量超过1.8亿个。

  “农药包装废弃物大部分为玻璃瓶、铝箔袋、塑料瓶(袋),其中塑料制品占80%,在自然环境下难以降解。此外,丢弃的农药包装废弃物还残存有少量农药,这些农药或自然挥发于空气中,或经雨水径流进入池塘、河流,或深入地下残留于土壤、地下水中,长期污染土壤、大气和水质,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和危害人体健康。”湖南省农药检定所体系建设科科长李拥兵说。

  “一脚踩下去,破玻璃瓶把脚板扎伤,这样的事故过去时有发生,工人受罪,我们赔钱,还误工误时。”岳阳市君山区广兴洲镇洪市村春晖种植蔬菜专业合作社基地负责人龚丽娟告诉记者。

  湖南省农药检定所所长吕运涛坦言,由于农药包装废弃物处置一直存在制度滞后、责任不明、认识不足和资金不足等问题,所以我国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工作尚未有效开展。相关管理制度对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虽坚持“谁生产谁负责、谁销售谁回收、谁使用谁交回”的原则,但只对农药生产企业和经销商的责任和义务作出了具体规定,而对农药使用者、地方政府分别应当承担哪些责任,并没有明确。

  2017年6月1日,新修订的《农药管理条例》正式实施,第三十七条规定:国家鼓励农药使用者妥善收集农药包装等废弃物,农药生产企业、农药经营者应当回收农药废弃物,防止农药污染环境和农药中毒事故发生。

  “对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已刻不容缓。”吕运涛说,作为农业大省和农药使用大省,湖南要加快推进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试点工作。

  “捡”出新面貌:“毒垃圾”减少了新农村更靓了

  2017年3月底,湖南启动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试点工作。根据乡村行政区域和“集中、方便、高效”的原则,各试点县(区)设立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点,作为各村回收及农户收集来的农药包装废弃物的临时分类、储放点,要求做到安全、防火、防漏、上锁。同时,试点县各设置1个农药包装废弃物归集点。回收的农药包装废弃物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签订委托服务协议,由试点县农业局委托有资质的环保公司,按照环保要求对农药包装废弃物进行无害化集中处置。

  农药包装废弃物由谁来捡?新化县、君山区以村组为单位,在农药使用高峰季节,村里派出保洁员在现场回收,同时对往年散落在田间、池塘和沟渠边的农药包装废弃物进行清理回收,并建立回收台账。

  为了摸清田间“底子”,核定回收成本,新化县农业局农药站站长邹美汝自己顶着烈日到田间地头捡了好几天,根据每日的工作量,最终确定了保洁员清理费为水田3.5元/亩、旱土2元/亩。

  “2017年11月14日,清理水田面积112亩、旱土13亩,回收塑料瓶2.3公斤、包装袋2.3公斤、玻璃瓶8.3公斤。”这是记者在新化县水车镇锡溪村回收点见到的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记录。村里的保洁员奉健勤每天将捡回的农药包装废弃物分类装好,送至村里的临时储存点并登记在册。

  仅靠保洁员拾捡还不够,各试点县还形成了农药经营者、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等多元组织回收的格局,以此对陈年和新产生的农药包装废弃物形成“围剿”之势。

  在村里经营农资店的邹旭初最开始采用“以包装换药”的方法:村民用40个废弃农药包装袋可兑换一瓶价值12元的杀虫气雾剂,10个包装袋可兑换一盒价值4元的高效氯氟氰菊酯。此外,邹旭初平时开车送农资下乡时,也会顺便把农户用过的农药包装废弃物带回来。“这么一来,大家都愿意来我的店里买农资,双方都受益了!”

  “清除田间的农药包装废弃物,源头管控是关键。”岳阳市君山区农药管理站站长刘志辉告诉记者,由于湖区农业规模化程度更高,抓住了规模经营主体就抓住了“牛鼻子”。因此,君山区在保证各村保洁员清理回收农药包装废弃物的同时,也主动引导合作社、种粮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自觉回收。

  君山区春晖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每到打药时,就会按照10∶1的比例,为施药工人配备1名专门的配药人员,配药员配药后当场带走包装废弃物,决不让任何农药包装废弃物遗留在田间。

  “探”出好路子:理念自觉企业自为村民自治农民自发

  自试点工作启动以来,新化县共回收农药包装废弃物约3吨,大部分村回收率在85%以上,清江、荆竹等村回收率达95%以上;岳阳市君山区回收了15.5吨,试点区域回收率达83%;嘉禾县已回收农药包装废弃物9.2吨。

  “捡了近一年农药包装废弃物,从一开始每天捡两蛇皮袋,到现在能捡的越来越少。与此相反,村民自觉回收、主动送到回收点的农药废弃物越来越多了。”君山区许市镇凉亭村53岁的保洁员贾斌告诉记者。

  “这就达到了试点的目的。”吕运涛说,“省农委给每个试点县的专项资金是50万元,目的是通过有限的资金撬动无限的潜能,让社会各界都对农药包装废弃物的危害和科学处置方法有个全新的认识,让农民把回收农药包装废弃物变成其内在的一种生活习惯,就像垃圾分类一样。”

  以前“随手扔”扔出大麻烦,如今“专人捡”捡出了新气象。通过实施试点项目,湖南已初步建立以“多元化统一回收、专业化定期归集、无害化集中处置”为主要模式的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处置机制,形成了“理念自觉、企业自为、村民自治、农民自发”的“四自”风气,回收处置率大幅提升,试点区域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率80%以上,回收的农药包装废弃物集中无害化处置率达到100%。这一处置机制下一步将在湖南全省范围内复制推广。

责任编辑:王伟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报道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